西甲西班牙人对巴拉多利德回放
注冊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資訊網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新聞中心>媒體關注>正文

硬朗而柔美的雄安:一座有歷史有文化的“未來之城”

2019-05-29    文章來源:中國旅游網
      提到京津冀協同發展,勢必令人聯想到北京的“新兩翼”——雄安新區與北京城市副中心。所謂“心飛恨身不生翼”世人無不期待北京“兩翼生風”,借助雙翼展翅高飛。

說起推動雄安新區建設,我們最耳熟能詳的是“戰略定位、戰略布局、高質量發展、高起點規劃、高標準建設”,以及“疏解、格局、統籌、管理、智能、管控、網格化、信息化、精細化”等等“硬詞兒”。

事實上,雄安不僅具備雄渾的硬朗,更是一處有著柔美內涵的所在——雄安的往昔,淵源著深厚的歷史和文化,其源遠流長的文脈令人嘆為觀止。

而未來的雄安新區,將通過恢復和傳承歷史文脈肌理,置入新的城市文化元素,提升這座“未來之城”的文化魅力,以水城共融、藍綠交織、文化傳承展現她作為新興旅游城市的歷史文化底蘊和獨具風采的魅力。

水潤雄安  滄桑哲人

雄安新區環抱的“華北明珠”白洋淀,水域遼闊,物產豐富,水鄉文化濃郁而深厚。

孫犁先生的《荷花淀》勾勒出一幅清新淳樸、詩情畫意的北方水鄉圖景。小說選取白洋淀的一隅——荷花淀,表現了農村婦女溫柔多情,堅貞勇敢的性格和精神。

白洋淀上承九河之澤,藏風聚氣,下通海河之津,浪遠天澄,孕育了北方特有的水鄉文化。這顆璀璨的華北明珠,其實是一位歷經滄桑的哲人。

泰和八年(1208年) ,新安(今安新縣)始為州治,白洋淀區成為畿輔要地。

白洋淀的地理位置和自然景觀符合金朝統治者獵雁捕鵝、“春水”練兵的傳統,據史料,金朝第六位皇帝金章宗先后18次“如春水”,其中14次駐蹕白洋淀畔的建春宮。金章宗如此重視白洋淀,體現了統治者安撫漢人、民族交融、穩定統治的意愿。

明代前期,燕王朱棣南下奪取皇權,多次戰役以白洋淀為核心展開,趙北口月漾橋一戰最為著名。

明清以降,皇帝都比較看重白洋淀的地位。清代,白洋淀作為畿輔關鑰之地,淀區治理關乎社會安定、民心向背,更關乎京師穩定和全國局勢,因此,皇帝與百官經常來此奉慈行孝、拜謁祖陵。

康熙五年(1666年),開始興修白洋淀地區的水利治理工程,朝廷多次撥款筑堤。康熙朝在治理白洋淀時,先后圍繞白洋淀興建了四座行宮,以便皇帝在這里舉行水上圍獵活動和巡視白洋淀時駐蹕。

乾隆時,保定南關舟船云集,經府河,穿越白洋淀,直達天津,之后津保之間往返通航兩百年,對城鄉貿易、物資交流、經濟繁榮起到了很大作用。

歷朝歷代的統治者在白洋淀的所作所為,無不展現出哲人深謀遠慮的敘事風格。

歷史雄安 源遠流長

雄縣、容城、安新三縣及周邊部分區域被囊括在雄安新區規劃的范圍之內。這三個縣都有著悠久的歷史:雄縣早在漢代就有縣城,容城也是漢代置縣,安新縣1914年由安縣與新安縣合并,兩縣設縣史亦可追溯到宋代。安新縣古城安州的“陳氏三進士”和容城縣的“容城三賢”在歷史上留下諸多佳話;雄縣是當年的軍事重鎮,曾在抵御外族入侵時發揮過重要作用。

安新縣的“皇家情緣”。安新縣境內,曾經有過兩個州縣:一個是新安縣,舊時也稱渥縣,其治所位于安新縣北部、今日安新縣政府所在地,另一個則是位于西部的安州,舊時也稱葛城,其治所在今日的安州鎮。“安新”二字正是新安和安州這兩個地名的合璧。

新安縣和安州都是有著悠久歷史的古城。《新安縣志》載:戾太子是漢武帝的太子劉據,和太子有過節的大臣江充唯恐武帝駕崩后會被誅殺,便在武帝面前污蔑太子。太子得知此事后欲率兵討伐江充,而江充卻狀告太子意欲謀反。武帝信以為真,發兵討伐。太子兵敗而逃,在新安縣躲避了一段時間后,卻沒想到行蹤暴露。新安縣令史李壽便率領手下對太子進行圍捕。太子見大勢已去,只得上吊自盡,而太子自殺之地,便是今日安新縣西的淶城村。

安州(如今的安州鎮),同樣是一座歷史名城。在清代的《安州志》中,就提到了“濡陽八景”的說法。據記載,八景之一的“易水秋風”有一座秋風臺,為燕太子丹送別荊軻之處。

古城安州,歷來文脈綿延不斷,人才輩出。宋代至清代,安州共有30多名進士,在這些進士中,最具傳奇色彩的是安州“陳氏三進士”:陳德榮、陳德華、陳德正三兄弟。陳德正在家鄉安州的書院教書,培養了大批人才。陳德正后裔陳士驊(1905-1973),是中國著名的水利工程學家、教育家。1949年后,陳士驊任北京大學工學院代院長、清華大學副校長等職,同時他還是一位詩人與畫家。

雄縣曾是宋遼邊陲重鎮。雄縣位于白洋淀東部,東部與霸州相鄰。關于雄縣,有不少故事。明代成書的《楊家將演義》經常提到“三關”這個詞,其中之一的“瓦橋關”便位于今日雄縣。

容城縣在安新縣北,其南面緊鄰白洋淀。秦朝在這里設置郡縣,名為宜家,屬上谷郡。容城之名始見于漢代,據《容城縣志》記載,漢景帝中元三年(前147年)封匈奴降王徐盧為容城侯,是為容城侯國。容城歷史悠久,人才輩出,最著名的就是“容城三賢”:元初大學者劉因、明代名臣楊繼盛、明清之際的鴻儒孫奇逢。

此外,雄安的南陽遺址、上坡遺址、留村遺址、宋遼邊關地道以及紅色文化遺產,都是厚重歷史的記載。

文化基因 煥發青春

歷史和文化是一座城市特有的文化基因,能生動體現出城市的文化傳承,歷朝歷代的文化遺產記錄著歲月的滄桑。

西甲西班牙人对巴拉多利德回放 牛牛稳赢公式 华兴娱乐彩票是真的吗 飞禽走兽每局赢一分 老时时彩开奖结果 官方时时彩app下载 北京pk10怎么看走势图 北京pk10历史开奖记录 街机动物狂欢怎么赢钱 ag电子游戏控制 澳门五分彩在线计划 时时彩前二后二一起打 福彩3d投注图